娱乐新闻

阿诺·施瓦辛格:曾经诚博国际说我敲开哪扇门,都会被人关

  主演电影《终结者:黑暗命运》以72岁高龄回归;作为好莱坞的异乡客,“名字太长”“有口音”的他一路走来靠的不是身材
  阿诺·施瓦辛格 曾经我敲开哪扇门,都会被人关上

片方供图

电影《终结者》

《终结者2:审判日》

《终结者3:机器的觉醒》

《终结者:创世纪》

《终结者:黑暗命运》

  曾经那句经典的“我会回来的”,如今成了“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年少时的阿诺·施瓦辛格。

健美后的施瓦辛格。

  可能很多人都没想到,原来阿诺·施瓦辛格也曾是好莱坞的异乡客,被人嫌弃名字太长、身材奇怪,但他凭借自己的完美主义和精神力,充分利用异乡客的特征,最终成就了一番事业。

  他在好莱坞行业内的影响力毋庸置疑,如今就连“星爵”克里斯·帕拉特也要喊他一声“岳父大人”;他在文化产业中的影响力则是基于其曾经塑造的经典形象,随着《终结者:黑暗命运》的上映,T-800这一经典角色重现银幕,他又如此前承诺的那样,再次回归了。

  儿时备受凌辱,曾被父亲蔑称“灰姑娘”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两年,阿诺·施瓦辛格在奥地利人口只有1200的小镇特尔出生了,虽然父亲是当地的警长,但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比镇上其他居民好。阿诺成长在一个破旧的小屋中,没有电话、没有冰箱,甚至连最基本的马桶也没有。他回忆年幼时的高光时刻,就是家里买了一台冰箱。

  更糟糕的是,生活的窘境并没有将这个小家庭团结在一起,阿诺从小就生活在父亲和哥哥的压迫和霸凌之下。二战伤病退役、见惯枪炮硝烟的父亲无法理解小儿子对身材和美的执着,嫌弃他不够阳刚,当面嘲笑他是“灰姑娘”,甚至怀疑阿诺不是亲生的;哥哥也延续了父亲的性格和作风,时不时就欺负他,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男性角色构成了他整个童年和青春期的灰暗记忆,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他美国梦的重要推动力。只有母亲在他的生命中扮演着温柔的角色。

  很多年之后,阿诺凭借努力,成为全世界最具标志性的健美明星,而父亲和哥哥的结局都不算体面,父亲死于中风,哥哥死于车祸,两人的葬礼他都拒绝出席,可以算得上断绝亲属关系的举动。

  关于阿诺为什么没出席父亲的葬礼,一直是个谜,他曾在纪录片《施瓦辛格健美之路》里将这一段加进去,佐证自己为了取胜,备战阶段必须保持极致的精神力,不得受任何事情干扰;后来他和制片人澄清这只是为了戏剧效果,真实的阿诺没这么无情;而阿诺第一个正式交往的女友回忆说他面对父亲的死亡,毫无情绪波动。

  不过,阿诺确实没那么无情,因为哥哥去世后,他仍选择帮忙养育哥哥的孩子,并帮他移民到美国。

  十几岁时决定练健美,梦想走出奥地利

  移民美国是阿诺·施瓦辛格从小的梦,所以他也相信这是对后辈最好的安排。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和小镇里,阿诺的父母践行着严苛的教育理念:“那时的奥地利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如果我们做了什么坏事,或者违背了父母的意愿,一顿棍棒教育是免不了的。”而美国所宣扬和传播的自由和梦想支撑着阿诺成长,他相信只要自己够努力,终有一天可以在美国过上富足的生活,再也不用忍饥挨饿受人欺压。

  在他十四五岁的时候就为自己做好了决定,他要练健美,要举重,要追求极致的肌肉线条和身材比例。“错过任何一次健身都会让我坐立不安。”

  美国著名健美运动员史蒂夫·里夫斯对阿诺影响很深,他曾是首批在全球平台上公开展示自己肌肉的运动员之一,一生所获荣誉无数,不仅阿诺,连史泰龙也是他的忠实粉丝。在阿诺心中,这位美国运动员既是偶像,也是他美国梦的集合,对他来说意义非凡。2000年史蒂夫逝世,阿诺还对他发表了追忆:“史蒂夫·里夫斯陪伴了我整个青春,他那些青史留名的成就为我打开了全新的世界,所以我才能有幸获得那些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