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新闻

“光腚纤夫”凝固三峡诚博国际是记忆 纤夫民俗将面临失传

三尺白布

嗨哟

脚蹬石头

嗬嗨

手刨沙呀

嗨着

往上爬哟

嗨着着……

  古往今来,千里川江航道弯曲狭窄,明礁暗石林立,急流险滩无数,船只主要靠人力推挠或拉纤航行。

  

  资料图:裸体拉纤李风 摄

  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木船运输基本退出历史舞台。与木船一起消失的,还有三峡纤夫。而今在湖北巴东神农溪等一些地方,纤夫拉纤仅作为一种旅游展示而继续存在。

  

  行走在神农溪边的三峡纤夫 李风 摄

  逆流前行的纤夫、雄浑苍凉的川江号子,曾经三峡最动人的风景,如今已成峡江深处渐行渐远的“遗韵”。未来,我们还能见到他们吗?

  

  逆流前行的纤夫曾是三峡最动人的风景 李风 摄

  “光腚纤夫”凝固三峡记忆

  神农溪是湖北省巴东县长江北岸的一条常流性溪流,发源于“华中第一峰”神农架,于巫峡口官渡镇汇入长江,全长60公里。

  纤夫是指那些专以纤绳帮人拉船为生的人。早年神农溪两岸村落的村民出行、运输货物,都要依靠纤夫用人力拉动船身。为了生存,他们冒着严寒酷暑和生命危险,光腚拉纤,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困苦。

  

  纤夫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困苦 李风 摄

  上午十点,当游客们来到河边,65岁的曹永毕“唰”地一下从“豌豆角”小船上站了起来,招呼纤夫们上阵,他们穿着草鞋、喊着号子、三人一组将纤绳挂在肩上,踩着溪边鹅卵石弯腰低头逆流行进。曹永毕唱着纤夫号子,身后拉纤的同伴们应声附和,苍凉的纤夫号子回荡在神农溪的山崖中。

  

  纤夫以纤绳帮人拉船为生 李风 摄

  扁舟形状如豌豆,俗名“豌豆角船”,传说这种渡船由炎帝神农氏所发明,故也称“神驳子”。纤夫拉纤所用的纤绳是用均匀的12股老丛竹篾编制而成,放在滚开的水里煮过后,极具韧性,也不会伤害纤夫的手。

  

  扁舟形状如豌豆,俗名“豌豆角船” 李风 摄

  拉纤时,纤夫们将搭脖子拴在纤绳上,倾斜着身体,将体重压在纤绳上转化为拉纤的动力。一艘“神驳子”往往会安排5个纤夫,排序不同,分工各异,拉头纤的纤夫则负责领头喊号子。

  

  纤夫们将搭脖子拴在纤绳上 李风 摄

  曹永毕说,那时候拉一船货从长江口的官渡镇回现在的沿渡河镇,上水要3天的时间,如果遇到暴雨山洪还要找地方躲避,来回的时间就更长了,吃住都在船上。

  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的枯水季节,船只最容易搁浅。这也是纤夫一年中最苦的日子,他们仅上身裹了个棉袄,依然赤裸着下身跳下水中拉船,在冰水中一泡就是大半天。

  

  无论酷暑严寒,纤夫都要下水拉船 李风 摄

  

  资料图:裸体拉纤 李风 摄

  “别人早上起来是穿裤子下地,我们则是脱裤子下水。”60岁的老纤夫陈乡坪说,冬天里每次拉完纤回到船上后,都会烧几锅热水来烫脚。“要烫三四次身上才会暖和。”

  

  一艘船往往会有很多个纤夫共同拉纤 李风 摄

  “职业纤夫”号子声声

  早年在神农溪,木船曾是运输、出行的不二选择。纤夫逆流而上,沿河赤身拉纤,与险滩恶水搏斗,高唱“川江号子”,成为长江三峡一道古朴的风景。

  2003年后三峡蓄水,20公里的溪流变成平湖,机动船可以直接开进神农溪,2006年后该地区大部分村庄通了公路,木船运输基本退出历史舞台,三峡纤夫也逐渐消失。

  

  三峡纤夫正在逐渐消失 李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