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一场刑事申诉案件公诚博国际是开听证会中的检察温度

  一场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听证会中的检察温度

  □ 本报记者 张晨

  “怎么不追究郑开招的刑事责任,为什么对他作不起诉处理?我的病历上有什么疑点?为什么疑点无法排除?”一桩旧案,在福建省周宁县村民周奎的心里压了近20年。

  10月30日上午,一场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听证会在国家检察官学院福建分院举行。会议室内,长条桌拼成正方形,原被害人周奎与原被不起诉人郑开招相对而坐,涉案承办检察官、专家学者、听证员、人民监督员、法医等围坐四周,试图揭开旧案的谜团、解开周奎的心结。

  “今天,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周奎刑事申诉案通过公开听证、示证,公开听取各方意见的方式进行公开审查,希望能够起到以公开审查促进公正审理的效果。”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检察厅厅长、一级高级检察官徐向春担任主持人,把人们的视线拉回20年前的案发现场。

  被害人穷尽司法程序提出申诉

  1999年12月4日,周宁县村民郑开招因与女友情感破裂,在女友家门口处理感情纠葛时,与在场的社会青年阮思章发生口角,后产生肢体冲突。晚上9点多钟,阮思章伙同周奎等人前去郑开招家讨个说法。

  据郑开招当年的供述:“当晚10时许,阮思章等十余人到我家门外喊叫,我不给他们开门,他们就朝我家中扔砖块,还有人想爬墙进入屋内。我就捡起砖头往墙外扔。”周宁县公安局狮城分局现场勘查时拍摄的照片,详细展示出案发地3层小楼的细节。

  记者翻阅卷宗看到,1999年12月,周宁县公安局法医鉴定称,郑开招在二楼走廊往围墙外扔的砖块,致使周奎受重伤。2000年9月,周宁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同年11月,周宁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与起诉书一致,同时认定被告人郑开招的行为属防卫过当,判处其有期徒刑两年,赔偿被害人周奎各项损失人民币15379.63元。

  一方认为量刑过低,一方坚称自己无罪,双方分别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周奎构成重伤的医学证据不充分,遂发回一审法院重审。此后,因原公安机关鉴定结论依据不充分,且宁德市第一医院因原始病历存在疑点等问题,表示无法重新鉴定,周宁县人民检察院对郑开招作出不起诉决定。周奎不服,提出申诉,先后经周宁县人民检察院、宁德市人民检察院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复查、审查,均维持不起诉决定。

  “今年6月4日,了解到最高检承诺“群众来信件件回复”后,我首次到最高检提出申诉。”周奎回忆说,由于材料不全,检察官提示他补充材料。9月24日,第十检察厅正式受理此案。

  “此案是一起疑难复杂的案件,主要涉及到证据鉴定的问题。20年过去了,时过境迁,最初作出鉴定的法医都已过世,再重新去做鉴定难以实现。双方之间矛盾不断升级,引发这个案件一步一步走到最高检。”作为本案的承办检察官,最高检第十检察厅二级高级检察官王庆民告诉记者,“9月份受理这起案件后,我们在7日内给予申诉人周奎程序性回复。经过进一步审查,认为这个案件确实疑难复杂,符合我们公开听证的条件,在征得申诉人同意后,筹办这次公开听证会,希望通过广泛听取听证员、人民监督员、法学专家、法医意见,为本院依法处理本案提供参考。”

  公开听证充分听取各方意见

  “申诉人周奎认为其伤情已构成重伤,请求撤销周宁县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依法追究郑开招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并责令其赔偿申诉人各项经济损失30万元。”10月30日,听证会现场,周奎公开陈述了3条诉求。

  周奎的伤情程度是否达到重伤?

  周宁县公安局鉴定认为:被鉴定人周奎头部受钝器伤后出现颅底骨折,并伴有面、听神经损伤及脑脊液外漏。被鉴定人周奎头部受钝器伤后已造成硬膜外血肿,硬膜下积液及顶骨形成骨折。鉴定结论为:已构成重伤。宁德市中级法院技术处文证审查认为:周奎伤情构成重伤的医学证据不足。

  鉴定材料是否真实?

  宁德市第一医院审查认为:周奎病历等鉴定材料存在瑕疵,真实性存疑,难以对其伤情进行重新鉴定。鉴定中有3个疑点,一是出入院时间不统一且疑似更改;二是病历、病程中有关伤情描述不具体;三是病历事后补充、更改。

  原案承办检察官、申诉复查检察官采用多媒体示证的方式,用扎实的证据对每一条申诉理由都作出了客观回应。

  福建省人民检察院第十检察部检察官余晶解释说:“周宁县公安局法医学伤情鉴定认定周奎构成重伤的医学依据不充分,且本案据以鉴定的原始病历等材料的真实性存疑,在现有条件下,本案客观上不具备重新鉴定的可能性。”

  “病历上的字迹深浅、入院时间不一致,致使鉴定书有疑点,周奎损伤构成重伤的医学证据不充分。”法医专家林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