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喝最烈日本二锅头诚博国际说,练最和平的柔道

  柔道讲究“精力善用”

  

  喝最烈的菊正宗,练最和平的柔道

  文/张丰

  发于2019.11.11总第923期《中国新闻周刊》

  坐落在东京市文京区的讲道馆,最初由嘉纳治五郎创办,至今仍是日本“国术”柔道的中心。

  我去讲道馆参观,接待我的两位先生是资料馆的村田部长和国际部的大辻课长,都是彪形大汉。访谈完毕,大辻课长带我去道场看学员训练。那些孩子在地上翻着跟头,或者弯腰用头抵地,练习颈部力量。最可怕的是摔,被摔的一方砸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大辻课长建议我现场体验一下柔道的“精力善用”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我有点害怕,他安慰道:“你也不用真的像他们那样重重摔在地上,大致感受一下就行。”

  大辻课长带我去更衣室换了一套柔道服,然后带我去另一个训练室,那里有一批国际学员正在训练。他教我行礼,先朝墙上的嘉纳治五郎像鞠躬,又朝场内的教练和学员鞠躬,再进入场内。

  大辻课长示范动作,右手像刀一样向我劈来,要求我用手拉住他的衣袖向后一带,“就像你们的太极拳一样,以柔克刚”。我心想,你这么重,我怎能拉得动呢,但是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我刚抓住他的衣袖,还没怎么发力的时候,他一个漂亮的翻身,自己重重摔在地上,180斤的身体重重砸在有弹性的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响。没想到看上去大腹便便的他,身手这么敏捷。

  陪同我来访的日本朋友都笑了起来。这让我想起前两年网上流传的一位女子“太极大师”的视频,她刚刚摆出姿势,对手就飞了出去。相比而言,大辻的摔倒就专业多了。

  每一个练习柔道的人,都要练习这个“翻身摔倒”的动作。之前看空手道比赛的时候,也曾注意到这个问题。有同龄的女士和男人对打,让人好生钦佩,但是翻译告诉我,这其实是一种表演,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有固定的套路,“被打倒的姿势也有要求”。

  如今很多人都讥讽中国武术是花架子,而在日本,不管是空手道还是柔道,也多少有类似的问题。柔道讲究“精力善用”,不但是用最小的力气战胜对手,还要做到“善良”,不以击倒对手为目的。空手道的妙处则在击倒对手那一瞬间的“放下”——胜利时最好不要伤害他人。

  这就是日本最新版的“武士道”。它是健身,是体育,和传统的武士道已相去甚远。

  在武士道的现代化中,现代柔道的开创者嘉纳治五郎功不可没。在很多中国人的印象里,这位嘉纳治五郎更是一位现代教育家,鲁迅就曾是他的学生。嘉纳治五郎的贡献不仅在于把“柔术”提升为“柔道”,更重要的是为柔道研发出一整套可测量的办法,分级,并制定出客观化的比赛标准。他无疑深刻地洞察了现代体育的本质:体育就是和平年代“战争的替代品”。到1964年,柔道顺利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和嘉纳治五郎的早期实践是分不开的。因此,日本人把嘉纳治五郎看成该国现代体育的奠基人。

  嘉纳治五郎开创的柔道,可说是日渐衰落的日本武士道的一条现代化道路。尤其是“二战”后,不管是空手道还是剑道、少林拳法,都把自己的“道”解释为“和平”,就是明显受到嘉纳治五郎的启发。

  嘉纳治五郎出生于兵库县的一个大家族。他的家族拥有全日本排名前三的男子高中,酿造的“菊正宗”如今是最著名的日本酒之一。我曾经请教一位爱酒人士菊正宗到底如何,他回答:“就像中国的二锅头一样。”

  喝最烈的酒,练最和平的拳,现在的男子汉精神大概就是这样了。

  (作者系专栏作家,中产生活方式观察者)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4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刘欢】